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九龙高手资料90092com >  正文
《坡道上的家》——家庭主妇的悲哀
发布日期:2022-01-20 00:02   来源:未知   阅读:

  前两天通宵看了 《坡道上的家》,深深为女主角里沙子感到悲哀,电视剧主要讲的是专业家庭主妇里沙子在作为家庭主妇期间,被选中作为补充陪审员参加一起母亲溺死八个月大孩子的案件,在参与案件的过程中发现溺死孩子的母亲竟然与自己的经历极为相似...

  里沙子接到神奈川地方法院的信件,被选进陪审员候补名单,她本来不想去,因为要照顾女儿小文,但是法院工作人员表示照顾孩子不能成为拒绝的理由,里沙子只好同意。收到陪审员候补名单的人有五六十个,丈夫表示这么多人就不用担心了,毕竟自己的妻子抽签的时候从来没中过。但是这次里沙子运气爆棚,被抽中为替补陪审员,最然没有被抽中为六名陪审员之一,但依然有权利出席旁听案件审理。

  第一次公审过后,里沙子跟丈夫感叹没想到竟然有母亲虐待自己生下来的孩子,还丢进浴缸,这种人根本不适合做母亲,但是丈夫却对这件事不感兴趣,里沙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跟丈夫道歉。

  第二次参加公审,回家后里沙子因为案情的新走向,忍不住跟丈夫讨论,没想到换来的是丈夫的冷嘲热讽。

  因为白天参与陪审,里沙子只好将女儿小文交给婆婆照顾。晚上去接女儿,回家的路上小文耍脾气不肯走路,非让妈妈抱着,里沙子手里拿着东西不方便抱小文,而且不想惯女儿的坏脾气,就说回家再抱,小文坐在地上撒泼,里沙子没办法只好对女儿说你不走妈妈先走了,说着就留小文坐在地上,自己偷偷在拐角处观察女儿。没想到正好这时候丈夫下班了,小文看见爸爸委屈的哭了,里沙子赶紧出来解释自己并没有走,只是想改掉小文的坏习惯,丈夫却不听解释很生气,认为里沙子虐待小文。

  某天,丈夫聊天中说自己要参加同学聚会,里沙子表示自己怎么不知道,丈夫说早就跟她说过,冰箱上的贴纸也是里沙子贴的,但是里沙子很肯定自己并不知道此事,她不知道为什么丈夫骗她。直到某次丈夫晚上应酬完回家,里沙子已经做好晚饭,丈夫不在家吃饭并没有提前打招呼,里沙子提醒丈夫以后有事提前说,饭都白做了。没想到丈夫竟然反问里沙子:“你是认真的吗,加完班别人叫我去喝酒的时候,我哪能让别人等着先给老婆打电话啊,周围哪家妻子会提这种要求啊,你是不是有病啊。”里沙子很生气,认为丈夫是不想让自己当陪审员,所以对自己有意见,并表示前些天同学聚会的贴纸并不是自己贴的。丈夫反问:“你觉得我在骗你?我为什么要骗你。”里沙子说自己并不知道,所以才问。丈夫认为自己的话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要是觉得话里带刺,那可能说明里沙子不正常。

  丈夫的不理解与打击,让里沙子开始怀疑自己,她自卑,敏感却又高傲,甚至开始害怕丈夫异样的眼光,直到某天当丈夫故意把手机落在餐桌上的时候,里沙子听到丈夫手机短信声音,忍不住打开之后,是丈夫与前女友暧昧的信息。里沙子出现幻觉跟丈夫吵了一架,回过神之后,她开始扮演丈夫喜爱的妻子模样。

  如果说丈夫对里沙子的处处打击与否定,让里沙子失去自我,那婆婆对小文的溺爱以及熊孩子的顽劣不堪是压断里沙子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

  第一次公审过后,里沙子去婆婆家接小文回家,小文哭闹着不回家,里沙子了解女儿晚些时候肯定会哭闹,婆婆却说小文特别乖,白天去超市买零食的时候都记着妈妈不让吃巧克力而选择了其他零食,说完怕里沙子生气赶紧补充说买的是无添加的松饼。里沙子刚出地铁,婆婆打来电话,说小文哭闹不止,里沙子只好又回去接小文。因为时间耽误了没时间给丈夫做饭,买的都是加热食品,加上后来发生的“虐女儿”一事,让丈夫打电话跟自己母亲抱怨里沙子变得神经兮兮的。

  里沙子好不容易改正了小文扔食物的坏习惯,但是在婆婆家,自己一说小文婆婆就开始阻拦,里沙子生气又无奈,小文饭不好好吃饭,到了晚上又饿了,里沙子只好重新做一份。但是熊孩子哪是那么容易懂事的,某天丈夫临时通知里沙子有几个同事要过来吃饭,让里沙子赶紧准备,好不容易买完食材回家,刚端上桌,小文又开始扔食物,里沙子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吼了小文,正好这时候丈夫跟同事回来了...

  里沙子不自信的根源,是母亲给的,任何时候母亲在场报传腿都忍不住打击一壁常番。某天母亲突然上门,两人聊起了小文幼儿园的问题,当得知为最开始为小文定的幼儿园没报上名的时候,华环立母亲感叹那么好的幼儿园肯定会对家长的工作有一定要求。里沙子无语,准备给母亲准备晚饭,母亲拒绝,表示再不走就没车了,你家也没有间客房让我落脚,你说你们背高额房贷我还寻思多好呢,没想到这么小。

  纵使有那些身边人的打击,不理解,但是当丈夫寻求自己母亲来帮助里沙子的时候,里沙子是气愤的,她认为自己作为妻子是可以做好这些事的,自己没有问题,她不想麻烦别人来插手自己的事情。当里沙子的母亲寄来特产跟钱的时候,她觉得母亲在同情他,坚决要把钱退回去,但凡她接受别人的好意,累的时候做不到的时候接受被人的帮助,她也不可能那么辛苦。

  这些经历如果不是里沙子作为候补陪审员在法庭上了解溺死女婴的被告人的一切,她也不会感同身受。因为她也不止一次的在情绪崩溃的时候想伤害女儿,她觉得这不仅是对溺死女婴的被告人的审判,更是对她的审判,她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里沙子最后主动找到了曾经想找她谈话的儿童顾问工作人员,原来丈夫对自己的这些行为也是一种暴力,总是否定自己,让自己越来越自卑,从而控制自己。

  里沙子心情低落到极点,称自己身体不舒服在最后一次讨论会中离场,她又一次遇到了母亲,母亲得知她要离婚,果不其然地讽刺了一番,但是里沙子却忽然懂了,母亲为什么处处打击她,因为母亲也害怕,不想让她长大,不想让她独立,想永远保护她,当她阐述这个观点时,母亲却落荒而逃。明白这一点的里沙子终于明白了,其他人也是爱自己的,就比如丈夫,只是方式不对,而且这种方式是自己不能接受的。明白这一点之后她又回到了讨论现场,她要说出自己以前不敢说出的话,对,她一直在逃避,她不自信却又高傲,但是却不敢承认,被告人和她一样,是她杀死了女儿,可作为婆婆跟老公只会指手画脚,为了逃避照顾女儿的责任甚至在外面开房不回家,说出自己想法的里沙子并不知道法官会不会采取她的建议,她只说出了自己想说的。

  故事的最后,法官宣判被告人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但同时因初次育儿常感到非常困惑,又被周围的人无心的言行所影响,更丧失了自信,没有人来帮助自己,也无法求助,这也是无法否认的事实,被告人的罪行是由被告人独自犯下的,但究其根本,和本次有关系的包括被告人丈夫和婆婆在内的家庭成员等所有的各种情况混合在一起,最终对被告人所造成的巨大心理压力才是根本原因,在此意义上,被告人的罪行属于不可避免之行为,其所有责任都有被告人一人背负未必妥当,法庭认为,这原本应由所有相关人员共同承担。